Saturday, July 22, 2017

虛偽的政客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7月23日)

有幾名未成年的少年人,在美國小鎮偷取了街角的停車路牌,最後引至奪命交通意外,被帶上成人法庭,控以誤殺罪名。按《日內瓦協議》18歲以下童兵不應像成年人承擔戰爭罪行,但亦有先例,將18歲以下童兵帶上軍事法庭審判。以上兩例,可說明審訊罪名與地點的決定權都落在檢控當局,亦即是政府,絕不會是「兇嫌」。又按國際法,兩軍在戰場上廝殺,被殺兵士的家屬不能向敵方兵士申請索償,因為是正常的戰爭行為,但卡達爾(Omar Khadr)並非軍人,而是恐怖分子,所以才會有美軍家屬向他作民事索償。

再看小杜魯多(Justin Trudeau)的言論,他將賠償給卡達爾說是公義與維護人民的權利,他並未清楚政府的角色只是「代表人民」,舉措可以是「錯誤」,而法庭才是代表「最後的公義」,所以才會有政府指派的檢控官員,代表政府、人民,將案件帶上法庭,讓法庭去解讀由人民的代表所立的法律。在卡達爾控告加拿大政府案件,最高法庭判決政府侵犯卡達爾的權利,僅此而矣,並未提出賠償金額,更非道歉;那麼,實際數字就由雙方商議,如果自由黨政府要貫徹法庭判決,不再上訴的話,賠償金額多少就要由人民或其代表,即是國會決定,而非他個人選擇在國會休會期間,由有關部長倉促宣佈賠償及道歉,這是違反應有程序,令國人感到自由黨一如既往、胡亂枉花納稅人金錢,亦在縱容恐怖分子,令北約盟友感到被出賣,對在談判桌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增加難度。

據加新社報導,小杜魯多在7月初參加德國漢堡的G20峰會,再次解釋加拿大慣常的立場,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也說過,加拿大不付贖金,因為繳付贖金,等於資助恐怖活動,助長更多綁架事件。當然,小杜魯多的解釋有關對贖金的態度,與卡達爾的賠償及道歉,未必完全對等,但某程度上就是政府與恐怖分子在交手互動,從結果可見小杜魯多所做的與所說的,完全不一樣,可算是虛偽的政客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aturday, July 8, 2017

1000萬選票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7月9日)

根據聯合國闡釋,《國際人權公約》禁止利用15歲以下兒童作戰,違反者被視作戰爭罪行;而士兵的定義是穿上制服、服從上級指令作戰的軍人。很明顯卡達爾(Omar Khadr)在戰場上被捕時並不符合「少年兵」的定義,他是恐怖分子,不是軍人,因此不能享有日內瓦協議有關戰犯的待遇。而美國軍隊將他從阿富汗戰地帶返位於古巴的關塔那摩(Guantanamo)基地,亦與加拿大聯邦政府沒任何關係,由於地處美國本土外的軍事基地,美國本地刑法亦有特殊處理,更何況是加拿大的援助,因此,卡達爾的索償對像應該是美國政府,而非加拿大政府。

卡達爾在軍事法庭上承認控罪後判刑,服刑部分刑期後被引渡回到加拿大,他現時是保釋身分,而控告聯邦政府與美國合謀一項,則從未能在法庭上定案。如果將卡達爾與多年前Maher Arar案件比較,更顯現今自由黨的荒謬,當時由於皇家騎警的錯誤訊息,累及Arar被遞解出境到敘利亞,所以聯邦政府才向Arar賠償1千零50萬,那卡達爾又憑什麼獲得同等的賠欵呢?

與Arar案不同,從阿富汗戰場到關塔那摩,卡達爾最後被引渡回國,聯邦政府的角色相當被動,但最高法庭判聯邦政府要為卡達爾的權利受損負責,但這並非最終裁決,更從未判定任何賠償金額,簡單說,民事訴訟金額討論才開始。為什麼這樣快就決定要部長道歉、及賠償1千零50萬呢?這是一個相當難令加拿大人信服的決定,從道德角度看,亦令我們的盟友感到難以置信,加拿大是盟友嗎?她正在縱容恐怖分子,所以被殺傷美軍家屬向卡達爾展開民事索償是正確的。

對政客的決定當然可以從政治觀點看,這類民事索償當然可以是擴持日久,大有機會要到明年或後年才得到終極判決,那時正是聯邦大選,對自由黨是相當負面的影響,難怪自由黨急於現時解決前自由黨政府未有做好的事。

對於即將誕生的加拿大千萬富翁,大家感到很沒耐,如果選民好記性的話,在2019年聯邦大選,很有可能要自由黨損失1000萬選票。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替省長倒數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6月25日)

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安省省長韋恩(Kathleen Wynne)在本省以及全國,都是最不受歡迎的省長。在安省,韋恩的不認可率接近去年的71%,支持她的僅有19%,亦是全國所有省長中最低認受性的一人。這次民調用固網電話訪問全國5250名市民,包括750名安省省民

自由黨支持者認為安省經濟不過不失,雖然承接上任麥堅廸省長搬電廠醜聞,但韋恩亦以減電費回應省民訴求,今年初又推出多項惠及省民措施,包括24歲以下免費配藥、在省內部分城市挑選低收入人仕試行最低收入保証計劃,因此現時任何民調所得結果都不能作準,最準確的民調在省選當日決定。

現時任何民調所得結果都不能作準,但卻有參考價值,所有政黨都以此作為調整政策的指標,政黨內亦以此作為考核政黨領袖,所以才會「謠傳」韋恩省長位置不穩,而現時的派糖政策比過去十年為甚,都是民調結果所賜。由今年初起計,距2018年6月省選不足兩年,要韋恩棄位讓賢,在實際執行上講不過去,更難以成事,按過去各政客的慣例,大選投票結果便是最後判決。

從韋恩的支持度持續低企,亦可解讀為省民政治意識比前更成熟,心內都在問一句:「所有福利政策的錢從那裡來」,以減電費為例,這都是朝三暮四、或朝四暮三的分別,將負債推到將來的子孫,這根本不是在解決問題,可見省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話分兩頭,保守黨的理財政策是公認的好,但請不要自滿,省民對自由黨的心痛惡絕,但仍有可能出現保守黨少數政府執政,作為省民的考核作用。那麼,保守黨政策全面「左傾」又如何?這當然是下下之策,若省民只問福利的話,前有新民主黨、後有自由黨,又何需要選保守黨呢?政黨輪替在於讓市民有另外選擇,亦是在庫房早已花得七七八八,讓善於理財的保守黨上台,去收拾餘下的爛攤子,在聯邦以至各省級政治,都屢見不鮮。

在聯邦政黨方面,杜魯多繼續享受自拍(Selfie)蜜月期,在安省更有高達55%支持度,主要是拜保守黨及新民主黨都忙於選舉黨領袖,並未有更新各項政策來應對2019年聯邦大選,更具參考價值的民調在於明年開始每一項施政方針(Platform) 公佈後。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Monday, June 12, 2017

城市「淪陷」記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6月11日)

有位同學闊別多倫多幾十年,乘送兒子到本地升學之便,年前重遊加拿大,第一站是BC省的溫哥華、列治文等地,再到多倫多,我則有20多年未到BC省,只有洗耳恭聽旅遊經驗,他感慨地說:如果他是本地土生土長的話,他會認為溫哥華和列治文已經「淪陷」。他說話時不帶種族歧視,只就城市面貌的變化,而作出觀感評語,他描述兩個城市更像中國的一隅,而並非幾十年前的美洲中型城市。

其後在列治文發生一對母子在快餐店與員工發生磨擦,這些事無日無之,根本不值一提,但該名青年兒子卻對傳媒說,這裡是列治文,快餐店應該派注講普通話的員工,他似在認為責任全在店方。試想如果你是本地土生土長,在平時面對全部像外星文的招牌,再聽如此論點,你不被氣到爆炸才怪。因此,近日列治文市政府正蕰讓通過所有招牌必須要有50%或以上是英或法語,這都是事出有因的,市政府律師已提醒各投讚成票議員小心觸犯憲法,但亦未能勸服大部分市議員,且看後事如何。

無獨有偶,近日在士嘉堡一間超市亦發生店員與顧客衝突,事源華裔店員未能用英語與顧客溝通,被該坐輪椅顧客大叫 :Go back to China。又大叫 : 在加拿大工作要用英語。情況被一名學生制成視頻放到網上,遠在香港及英國傳媒都在報導。

當然,上述那輪椅顧客在誤解法例,依加拿大法律,只有是聯邦政府顧員才需要懂英或法語,其他各類工商企業,都是不在限制之列;她為什麼有如此誤解,就不得而知,更不可能因她的「思想」,而判定她種族歧視,從整個視頻作判斷,只可說她EQ低、缺乏修養,在一個2百多萬人的城市,我相信並非罕見。

每年年初,很多非謀利團體都有免費為低收入市民報稅,有義工在慨嘆,很多低收入市民的實際收入都比義工為多,但他們都寧可將時間全放在謀生上,而不會去讀英文班(ESL),長遠而言,他們只會更倚賴政府或各資助團體的服務,對社會或其過人都毫無益處,更談不上了解社區。

初到加拿大,文化沖突在所難免,但各方都有責任去為和諧共容作出貢獻,而並非單方面。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花拳繡腿?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5月28日)

很久以前,我從《黑帶》雜誌讀到一封讀者來信,一名美國遊客在參觀泰國當地拳館時,與泰國拳手友誼切磋,在非常短暫的接觸時,這名擁有空手道黑帶的遊客舉手擋住泰拳手的掃腿,後果是被踢斷骨。此情此境,就與在Youtube上流傳的一樣,一名國術拳手與綜合格鬥(MMA)拳手在擂台比賽,兩位都是華人,從外表看磅數相若,比賽結果是國術拳手被腿掃斷幾條肋骨。

以上所見的就是業餘與職業的分別,與所學門派分別不大,先講泰國當地拳手,他們很多來自農村,生活較為清貧,在擂台比賽是很不錯的職業,若要成功,刻苦是少不了,因此每天都在練習踢香蕉樹幹,其樹特別處是軟軟的一層層,減少拳手骨折機會,這類職業訓練,豈是業餘拳手可比較。

在全球各地流行的綜合格鬥,更是充滿現代訓練元素的搏擊術,加入人體生理學、和利用各種器材在鍛鍊每寸肌肉,你幾時見過綜合格鬥拳手在擂台上被踢斷骨,因為在嚴格訓練中,身體各部位早已經大力撞擊,比普通人的身體更捱得,試問有那位國術拳手接受如此職業訓練。

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前,將功夫或國術統稱武術,充滿大量表演元素,搏擊只是毫不提倡的副產品,改革開放後,綜合格鬥比賽才得蓬勃發展,但綜合格鬥比賽卻是以擊倒對手為目的,並不注重表演或健身,訓練方法與國術完全不一樣,這是基本上的分別,猶如蘋果與橙,根本不應互相比較。

如果傳統國術要參與綜合格鬥比賽,首先要放棄綜合表演用的「花拳繡腿」部份,而選擇一套只適用於擂台上格鬥的招式,將它集中訓練,再加入現代運動訓練制度,令體能、身體擴撞擊耐力等全面提升,更重要是開放自己與不同派別拳手對打練習,現代運動訓練制度適合所有宗派,因為在擂台上,體能的要求凌駕招式;如果你看少林武僧一龍在美國擂台的表現,除了賽前的功夫表演外,他就是一個綜合格鬥職業拳手,而非業餘功夫拳手。

所有傳統項目在遇上現代挑戰時,最初都會感到難以適中,這都是現代人的更高要求,是整體超越上一代的過程。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May 14, 2017

優先代表制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5月14日)

聯邦保守黨將於2017年5月27日在多倫多舉行黨領選舉大會,在3月28日之前注冊的保守黨黨員都會收到一張郵寄選票,全國共有259010合資格黨員,從選票中每個黨員可以選最少一名候選人,最多可選10名,並按自己選擇排列次序,所有按規則填寫正確並準時送達的選票都會被計算,這是《優先代表制》(Preferential Ballot) 方式。

計算方式是將全國劃分為338個選區,與聯邦的選區一致,由於人口分布原因,安省和魁北克省擁有最多選區,又根據黨員的地址,每張選票只會在一個選區內計算。每個選區最多有100分,而根據黨員投票結果將這100分配給每名候選人,例如,有2%的選票投給候選人A,候選人A便得2分,若有15%的選票投給候選人B,候選人B便得15分,餘此類推,按這個百分點分配,每個選區最多只有100分。

這個《優先代表制》最大好處是防止候選人只集中得票於黨員多的選區,而忽略黨員少的選區,因此安省某選區有5000名黨員投票,與沙省某選區的500名黨員同樣重要,大家同樣可得滿分為100分,只要候選人在選區內至少得1%選票,就會有分數。

這個方式是為聯邦大選作準備,勝出的黨領在全國選區都得到一定的支持度,因此,每位候選人都要遊走於全國大小社區,出席所有拉票活動,又因為加拿大幅員廣闊,各地人民的要求可以有很大差別,所以各候選人都盡可能推出不同政策,至少是一個最大公約數,去盡取所有選票。

全國共有338選區,每個選區100分,總分為33800,候選人必須達到全國總分的50%+1分才能獲勝,獲勝分數線為16901分,即表示黨領在平均下來在全國每個選區都有50%的支持度,相當具代表性。

今次選舉共有13名候選人,競爭相當激列,預計在第一輪得勝的機會相當少,那就需要進行笫二輪計票,就是將上一輪得分數最少的候選人取消,所有選這名候選人的選票,就要按下一個選擇計票,餘此類推,有需要可能會出現笫四甚或第七輪計票,直至有人獲得16901分為止。

黨員在選擇候選人時會將最喜歡的放在第一位,但也不能輕視其他9個選擇,免得別人將某個你特別不喜歡的候選人選上去,所以千萬不要隨意投票。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April 30, 2017

托高樓價政策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4月30日)

公元2000年的科技泡沫,引至大量資金投入創新科技,最高峰時的北方電訊(Notel)市值便佔多倫多整體股市值約30%,當時不少科技行業僱員倚賴科技股市所帶來的利潤,令退休賬戶大幅增長,市場傳言是每當科技股回落時便買入,未來是科技容入人類的生活,前途沒可限量。類比今日的樓市,亦有一群已是業主的既得利益者,視自住房屋為生活與投資混合體,期望他日兒女離巢後,自己亦搬遷到高密度住宅時,可從中獲得一筆免稅利潤,以補退休金之不足。

以上兩者都是部分人乘趨勢之便而得益,但後者卻遇到三級政府誓言壓抑,當然,從歷史經驗,政府的措施都是徒然,過去例子包括倫敦、紐約、多倫多、洛杉磯等城市。又以星加坡及香港作比較,香港樓市長期處於全球高位,劏房開始普遍,新畢業的大學生即使可以置業,亦要容忍狹窄居所,超過30年的節衣縮食而成為「樓奴」。新加坡市民在房屋上所得的卻迥然不同,平穩的屋價及合理的居住環境,付出的是較少面積的綠野大自然;換句話說,如果香港政府肯開發更多的郊野及離島,樓價自然因供應增而回落,但到時,擁有全世界最闊稅基的賣地收入便會減少,而引來新的稅項,香港人願意嗎?

多倫多研究員克萊頓(Clayton)指出,安省政府在2006年採納的發展政策,在鼓勵開發高密度住宅之餘,間接滅少新建低楝住宅興建量,亦是令近年來大金馬蹄地區樓價瘋狂上漲的原因,這是來自省府的托高樓價政策。

而大眾卻忽略多倫多市政府的交通政策,左派市議員長期拖延擴建地鐵計劃,只顧爭取單車徑,令到大量勞動力「被廹」困在多倫多市,以便節省往返時間,而不能居住在鄰近市鎮,否則,多倫多市內屋價早得舒緩上漲幅度。以倫敦及紐約為例,大量上班一族都是住在鄰近市鎮,而利用公共交通工具在大城市內往返,將居住於大城市變成選擇,而並非「被廹」。

本國大城市樓價近年瘋狂上漲,原因錯綜複雜,有來自國外因素,這是完全不能、亦不應該嘗試控制,而本地因素亦是長期政策,國民根本不應該存在幻想,期望一步到位政策。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Thursday, April 20, 2017

樓價錯綜複雜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4月16日)

2008年的次按危機,造就美國聯儲局帶領全球低息環境,在全球一體化下,以前的落後國家,在高科技配合而釋放更多勞動力,在短時間下可以生產前所未有的大量產品,帶來財富增長,隨之而來便是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環境,由於本國政治與經濟因素,都相對其他地方穩定,加拿大便成為眾多移民的首選地,再不用解釋,各大城市的屋價便有承托力。從企業管理層看,財富大量增長後便是分散投資,所以英、美、加拿大及澳洲的各大城市,便充斥著海外買家。沒論是移民或海外投資者,都是經濟圈內的一環,是全球一體化下幫助財富轉移的一員。如果這個論據成立的話,三級政府對於飈升的樓價又可以做什麼呢?

在這個財富轉移的循環圈內,移民及海外投資者便是財富付出的一方,本地人當然包括先前已抵步的「舊移民」及政府都是得益者,此時此地循環不息,與移民一樣已有上百年歷史。如果這個循環一如既往,便不會帶來太多的怨氣,問題是在網絡時代,金錢在地球上轉一圈只需8秒,令本地有意置業者難以追趕樓市升幅,特別是新入職的一代,在面對怨氣沖天的選民,政客即使是心知難處仍會勉力而為。

由於權力所限,市政府所能做的非常少,加上「溢出效應」(Spillover),例如,多倫多市推出辣招禁止投資物業,便是一個誘因將置業者推到周邊城市,連累其他城市樓價繼續上升,對整個安省物業市場毫無意義。

要看誰回答你有關海外買家問題,政府部門說約有5%至10%,地產經紀的經驗由10%至25%不等;如果人口淨流入並非突然陪增,政府應該有足夠證據,那麼,除了有更多投資者外,很難解釋多倫多市獨立屋上月平均價格156萬元,比2016年3月高32.8%,這個數字應該包括所有買家。因此,即使政府學BC省一樣,推出海外買家稅,對於熾熱物業市場價格的影響都是似有實沒。

政府永遠是追隨事實的發展,然後制訂政策,但此時此刻樓價已去到一個相對高點,政策很可能是用力過度,拖誇整體自由市場,這是各級政府遲遲不願出手原因之一。續篇將討論過去的左派政策如何托高多倫多樓市。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April 9, 2017

經濟角度

多年電台節目《時事全接觸》拍檔,江大惠乃中文大學退休教授,性格開朗,興趣多樣化,今日撰文從經濟角度講猶太人為何要殺耶穌,合乎香港人講:「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

並未徵得Joseph同意,現先將刋於今日(4月9日)明報加東版專文放上面書,以饗讀者。
.....................................
多倫多明報17-4-9 經濟角度 江大惠

依基督教的節期,今日是棕枝主日。紀念耶穌釘十字架前的幾天,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根據聖經的記載,耶穌騎驢進耶路撒冷,受到群眾夾道歡迎。有人將衣服鋪在地下,有人砍下棕樹枝搖動揮舞,大聲歡呼,所以有棕枝主日的稱呼。怎知四天之後,群眾又高呼要將他釘十字架。為甚麼幾天之內群眾對待耶穌有這麼極端的變化,捧上天又踩在腳下?傳統教會的解釋是民眾期待政治上解放他們的君王,怎知這個彌賽亞/救世主卻只關心民眾心靈的解救。過高期盼的失落就要致人於死地?說服力顯然不足。

這個疑問如果用經濟角度分析就淺白得多,經濟學就私人的利害解釋人的行為,人歡迎令自己經濟獲益的人,抗拒令自己經濟受損的人。

首先要問,耶路撒冷的經濟命脈何在?第一世紀的耶路撒冷政治上受羅馬統治,猶太人只有將精力放在宗教和經濟範疇。耶路撒冷的經濟核心乃聖殿。耶路撒冷最剎食的賣點就是聖殿,虔誠的猶太人每年要上耶路撒冷一次去獻祭。獻祭需要飛禽牲口,養活了飼養、屠宰業、皮革業及神職人員。交聖殿稅需要找换錢銀業,因為來自五湖四海携帶刻有人像的錢幣違反了不可雕刻偶像的誡命,不得在聖殿使用,必須找換成本地沒有人像的錢幣。進香客又帶旺了飲食、旅館業。可以說聖殿乃本地人生計的支柱。

對於任何能吸引進香客的當然大受歡迎。聖經記載耶穌入城時許多本地人並不認識他,打聽之下才知這來自北方加利利的先知,教導有新意,會行神蹟,醫病趕鬼。換言之,他有助吸引更多人流,人多帶來生意,當然大受歡迎。

怎知耶穌入城後的言行處處與聖殿對著幹。他趕走在聖殿進行買賣活動的人士,推倒兑換錢銀商人的桌子和賣鴿子小販的凳子,譴責及挑戰擁有宗教權威的祭司及經學教師。一下子得罪了兌換業、飼養業及宗教界人士。他更危言聳聽,預言聖殿的拆毀,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上面,而耶路撒冷城會荒廢。

耶路撒冷居民的生計興聖殿息息相關,聖殿被毀肯定會令民眾失去經濟來源。任何唱衰聖殿與耶路撒冷的言行都會打破本地人的飯碗,動搖社會安定。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犯眾怒引起公憤。以為迎接財神,怎知來了個斷財路瘟神,難怪群情洶湧,要求嚴處冒犯本地利益的外來客。

Read:(閱 讀 全 文)

Tuesday, April 4, 2017

萬錦康山補選(Markham Thornhill By-election)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4月3日)

因為現任國會議員職位有變動,全國共有5選區將於4月3日進行補選,又以萬錦康山選區最引人注目,原因為聯邦自由黨方面,在黨內一片不公平提名的爭議聲中,派出伍鳳儀(MaryNg)代表出戰,當年麥加年(McCallum)以非選區居民空降時,因為並非華裔身份,早已引來爭議聲,其後的選區重組,鄰區的中國大陸移民候選人,在全國普選中敗於保守黨印度裔蔡報國,所以,有理由相信自由黨要刻意找來華裔候選人,以平衡萬錦市華裔人口比例,這是自由黨一貫的「人為平衡政策」。

聯邦保守黨提名大會共有4位候選人,一位白人女仕,一位印裔前任議員,兩位斯里蘭卡裔等共4人,投票大會選在社區中心舉行,每人在晚上7時投票前有幾分鐘自我介紹,算是在過去幾個月的拉票總結,投票在9時結束,接著便是各方代表監察下作點票,全晚共有3百多人出席投票,由於沒有華裔候選人,所以,除義工外,甚少華裔到場投票。由於是黨內提名,所以不設預先投票,一定要當晚到場,又只限居住於選區內的保守黨人參加。

在全國眾多少數族裔中,南亞裔對政治的熱誠,真的是久聞其名,華裔遠遠未及,當晚所見絕大多數是南亞裔,有一位要用輪椅,兩位要用拐杖,拖男帶女非常熱心地參與,結果是斯里蘭卡裔的Paranchothy以168多數票勝出。

聯邦自由黨執政只有18個月,這次全國5區補選並不會影響執政地位,所以又被稱為懲罰性補選,算是5區選民對自由黨的中期成績表,對2019年全國普選具指引性,又讓執政黨在政策上回應人民的要求。而補選議題都集中於碳稅、大麻合法化、赤字比前年選前預算多、剛出爐的預算案卻未能符合以赤字刺激經濟、違反當年競選承諾去改革選舉制度等,都是給熱心與群眾拍照留念的杜魯多總理費時招架。

萬錦市是全國華裔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康山選區華裔與南亞裔比例是35%和30%,兩個族群都不能作單一類別看待,都含有來自不同地區,華裔有來自中港台,南亞裔有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如果不是涉及特別種族事故,我相信國民都會按本身的利益出發投下神聖一票。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March 19, 2017

歧視 (Discrimination)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3月19日)

歧視! 這是一個敏感度相當高的詞彙,根據加拿大人權局(Canad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解釋,如果你的反面行為或決定是基於以下的11項負面因素,例如,種族、祖籍來源、膚色、宗教、年齡、性別、性傾向、婚姻關係、家庭狀況、殘疾體能、曾有犯罪行為但已得到原諒(Pardon) 等;你便有可能構成「歧視」。

綜合上列11項負面因素,其主要理論是「很難」或「不可能」撇除的理由,例如,種族是不可能改變,宗教則是很難改變的因素,而語言能力則並不難改善達到某一標準,我們身邊的事例比比皆是。因此,當法庭判決因為語言能力未達要求,未獲專營權而投訴受到歧視時,判決訴訟失敗便是不難理解的。

在加拿大生活多年,我不會相信完全沒有歧視,但亦未察覺到有結構性的歧視,相信是多年教育的工勞。那麼偏見(Prejudice)呢?我認為永遠存在人們的內心,在我的第一份工作,同事叫我參加午餐後的運動,認為我一定喜歡、一定惦,果然我的普通乒乓波水平,也和他們最好的不相上下。這是個正面偏見,當然不會引來投訴,但換轉是籃球運動,再加上是負面的批評,便有可能引來情緒性的感覺、甚或投訴,與上述語言能力事例類似,是整體社會要付出的「言論正確」的代價,制度並非完美的。但太多的投訴,太多的保護,引來完全傾斜的政策,右派思維的反彈便指日可待,歐洲和美國便是近年的事例,加拿大人喜歡嗎?

言歸經濟,一如市場預期,聯儲局上周調高利率四分一厘,將聯邦基金利率調高至介乎0.75至1厘,會議後紀錄顯示,即使今年加息4次,仍符合「漸進」的加息政策。現階段美國經濟表現理想,就業市場表現強勁,預期未來核心通脹也會持續上升,若不調高利率,會面對更大風險。雖然耶倫拒絕在現時評估特朗普的全新財政政策,但投資市場早已投下信心一票,這是特朗普當選後第2次加息呀。

與美國減稅政策相反,加拿大有新的碳稅,雖然職位有所增長,但主要集中在兼職上,因此中央銀行對加息仍按兵不動。從技術分析看股市,特朗普盛世重有排玩,要見有重量的調整,要等到年尾,甚至明年?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Monday, March 6, 2017

老襯當旺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3月5日)

我時常勸介土生土長的下一代,一定要學懂廣東話和打麻將,前者保存大量中原古音韻,若運用自如,可以是相當抵死;後者對於鍛鍊腦筋及娛樂都是一絕,都是猶太人識貨,在二戰時流落在香港,都能從眾多玩意當中,學識打麻將,更帶到北美猶太裔社區。

「老襯當旺」是打麻將的術語,老襯可解作新手、笨拙的人,當旺可解作運氣如日中天、勢不可擋,在技術落後形勢下,都可以一家贏三家。用這四個字形容特朗普執政便最適合不過,這位政治素人剛開始執政,便是全世界最高權力位置,更時常拙嘴笨舌,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代表的共和黨基本理論是自由貿易、減少政府插手,但他卻提倡保護主義,因此,他便成為政客攻擊目標,有經濟學者更預測貿易壁壘會將美國推向經濟衰退,這都可以是合乎邏輯的想法。

但此時此刻,邏輯卻比不上現實,用真金白銀投資的股市從去年11月初便響應新總統當選,帶領投資市場節節上升,替從2009年開始的牛市續命,以為會有短期調整,但2月28日特朗普的對人民講話,大談減稅和增加基本建設,北美股市便又再新高,若股市跑在實體經濟前約9個月,投資者便認為明天會更好,那理會是否「狂人總統」。

股市新高,美國10年債息再拾升軌,資金從債券市場流出進入股市,亦預示3月加息機會增加,美元亦保持強勢,而黃金等貴重金屬持續受到沽壓,整體而言對股市相當有利。對牛市而言,大家沒必要估頂,總之是保持警惕,直至有熊市指標出現為止。

就是因為經濟向好,油價才企穩約54美元,再加上銀行股造好,看來多倫多股市將會受下滑的金價影響較大,而並非整體經濟轉差。但中央銀行行長日前表示,加拿大多不穩定因素,所以暫緩加息決定。其中一項負面因素是從8月開始將會有碳成本交易(cap-and-trade-auction),若安省企業排放二氧化碳超標,只要購買配額,便可繼續排汚。這是阻礙企業發展、加重成本,但卻沒助環境的政策,是安省自由黨一意孤行的苛政。

其實政府並不需要刻意制造就業數字,只需要少插手經濟,令就業環境合乎普通常識(common sense) ,但政府卻反其道而行。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February 19, 2017

也談M-103動議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2月19日)

動議是密市自由黨議員提出,要求聯邦政府譴責、研究、並發展一套策略對付"恐伊斯蘭症"(Islamophobia)及其他種族或宗教仇恨罪案。

動議的爭議性在於突出伊斯蘭教,安省咸美頓市長在表示支持時舉一例,在去年9月該市一間清真寺遭到縱火,是恐伊斯蘭症的仇恨罪案,用意是說明動議的需要性;事實剛好相反,難道在現時仍未有通過該動議,該市有關部門便不能就縱火案展開調查,將兇徒帶上法庭嗎?有關當局的譴責更是不在話下。

在我們的社會,任何討論都無日無之,凡討論皆具正反兩面,若反對一方容易被標籤成「恐懼症」(phobia)甚或是變成「仇恨罪」,便一定會降低討論的意義,阻礙社會演化進程。事實上,我們在日常生活或工作上,遇到有需要批評對方時,都會小心用語,明確的表示只針對少撮犯事者,並非一竹竿打一船人,這是我們社會共識,既合情理,也合邏輯;現時自由黨的動議,反而是將所有伊斯蘭教徒包括在少數極端份子內,自由黨的政策經常幫倒忙,也在制造特權階級。

自由黨的舉措在於爭取選票,討好部分選民,但這並非一個健康的政策,如果是將「恐伊斯蘭症」剔除,只是要求聯邦政府譴責、研究、並發展一套策略對付所有種族或宗教仇恨罪案,根本就很容易通過,申請撥款研究項目就是本國的常態。

在譴責歐洲的恐怖組織時,本國上下都將茅頭指向少撮恐怖分子,甚至伊斯蘭宗教團體也如是,這正符合我們的理性地包容。因此,有女性伊斯蘭教徒亦站出來反對M-103動議。

反對一方認為,動議並未就「恐伊斯蘭症」定義,而在突出伊斯蘭教,在日後的討論中,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將普通理性討論應否在某些場合不應佩戴「面紗」,也變成犯法。

在現時加拿大人權憲章保護下,我們享有言論自由,批評宗教也可以,對基督宗教也如是,沒有宗教擁有特權,因此,所有動議都應包含各種族或宗教,否則便是在分化社會、制造特權階級。

若以對種族或宗教「批評、歧視」的多寡,作為政府立法準則,對猶太裔、黑人、華裔,基督宗教等批評,都遠比穆斯林、伊斯蘭教更久更多,自由黨根本上在本末倒置。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Tuesday, February 7, 2017

加拿大優先 Canada First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2月5日)

在民主國家選舉制度內,大多數人民都先顧及本身利益,再而推己及人,照顧弱勢團體,這是人性的所在;如果政客要在社區後院內建立垃圾焚化爐,市民的反應當然較政府花錢支助國外難民來得強烈,這就是所謂「國內優先」 (All politics is local) 。

推而廣之,如果政客們能夠做到「加拿大優先」,就是理所當然,否則,外國人如何稱讚,也是徒然,當遇上國內議題時,民意便會逆轉,總理杜魯多在就任的百日內,穿插於國際外交場合,受盡美言,但始終要面對國內挑戰。去年大選前,杜魯多其中一張支票就是改革選舉制度,當時實牙實齒話這是最後一次用簡單多數制選舉聯邦國會議員,但在以多數黨執政後的今天,即表示會食言,在2019年會延續現時的制度;且讓我們留心下一次民意調查結果,如何反映人民的不滿吧。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月就任,即簽署多項行政命令,其中一項是暫時禁止7個伊斯蘭國家人民進入國境,但具有加拿大籍的可得豁免,因為很多都會途經美國再進入加拿大。美國是我們的最大貿易夥伴,亦是北約(NATO)內最堅定盟友,兩國亦擁有全球最長而不設防的邊界線,所以美國亦非常注意本國的安全系統,站在加拿大的利益優先,我們的選擇並不太多,幾乎肯定要互相配合,以表示對盟友支持。但新民主黨國會議員卻提議,加多難民數額以應付此項禁令,這是不切實際的,移民及難民政策是國家的長遠規劃,不能用來反映鄰國的臨時政策,難道若美國在120天後取消禁令,我們又跟隨取消嗎?新民主黨國會議員有將加拿大優先放在心嗎?

言歸經濟,北美大市似在營造短期頂部,但在美國消費及商業信心提高,經濟溫和增長,利率維持不變下,1月份有不錯表現,在考慮1月效應時,定要將大市已上升了一段時間,至少應借勢調整,但卻在大量資金充斥下,再拾級而上,投資者在肯定特朗普的經濟政策。

大家要留意金融系企業,在特朗普當選後曾飈升,之後的獲利回吐並不顯著,但在2月初又開始有追捧,從技術分析角度,又是另一升浪?真的是特朗普盛世!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Wednesday, January 25, 2017

毋呼天主聖名(Thou shalt not take the name of the Lord thy God in vain)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1月22日)

最近天主走紅,中港台傳媒在報導香港特首選舉時,都刻意報導林鄭月娥在參選前的祈禱結果,但大多數都是為「抽水」而來,認為沒必要將天主擺上檯,有亂呼天主聖名之嫌,已經犯上十戒,萬一落選,更令天主情何以堪。

有基督宗教信仰的約佔全港人口10%,四位候選人當中,胡國興是佛教徒,葉劉淑儀讀聖公會中學,但並未領洗,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都是天主教徒,相信今屆特首會是有信仰的香港人。

香港教會學校畢業生多不勝數,但從傳媒對林鄭月娥的祈禱報導,明白祈禱意義的卻少之又少;有信仰的人,基本上事沒大小,都會透過祈禱而向神呼求,所以很難講林鄭月娥是亂呼天主聖名,在她感受到神的回應時,誤會了天主的訊息亦是可能,這完全是她和神的關係,因為人是不能完全洞察神的想法,別人更是不能置啄。

若兩人同時向天父祈求,可是,兩人都已得到來自天主的恩寵,就如在球場上,大家的自由意志在互相比拼,都已加入了個人原素,勝負卻是神所默許的,我相信天主會喜歡世人盡己所力、最後不出怨言。

有基督宗教信仰的都知道,我們向神祈求,但並非一定要如我們所求的一樣,而是以神的決定為依歸,就如主耶穌在被釘前,也沒有祈求免去死亡,而是要追隨天父旨意,我們又憑什麼要「有求必應」呢?

北美股市從11月初開始見底,特朗普當選日(11月8日)正式確定升勢,踏入1月份,道指及標普500皆呈現疲弱,乏力向上,投資者皆恐懼短期見頂,但如果觀察滿載科技股的納指、資源類的多倫多指數,兩者都保持穩步升勢,表示投資者並非放棄股市,而是非常審慎,這是健康升勢步伐,暫時未見有大跌的跡象。

特朗普今天(1月20日)就職,北美股市全線上升恭賀,令人鼓舞的是10年期債息($TNX)於上周見底,觸及50天平均線後向上回升,似有能力帶領北美股市再重拾由11月初開始、由原材料類帶領的升勢。

特朗普繼續忍受來自全球政客的惡評,但投資者卻以金錢投下信任一票,且看特朗普如何開托太平盛世。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January 22, 2017

Conservative Leadership Event 2017

22 January 2017

The 2015 Federal election was a hard-fought election. Conservatives faced a difficult time across the country while making gains in Quebec.

The Conservative Party left Canada with a balanced budget, and with a strong economy supported by low taxes.

Now, in 2017, it is time for our party to elect a new leader, which we will do on May 27, 2017.

We are just over 4 months to go until we elect the next leader of the 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 and Canada's next Prime Minister.

However, March 28, 2017, is another important day we have to keep in mind.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the party by March 28, 2017, if you want to vote in the leadership race. Within 14 candidates actively putting their names forward right out of the gate, this is the most exciting leadership race in Canadian history.

Please mark May 26-27, 2017 on your calendar. The Leadership Event will be held in Toronto.

Let's become a member of the 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 in order to be eligible to VOTE.

https://donate.conservative.ca/membership

Read:(閱 讀 全 文)

Monday, January 9, 2017

歲月流年似水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1月8日)

奧巴馬離任在即,蓋棺論定,8年前的諾貝爾和平獎似是緊箍咒多於加持,世界各地的「和平」更是代價沉重,實際上是姑息遷就、投鼠忌器,例如,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扶植親俄的烏克蘭武裝力量、出兵敘利亞等,都是美國軟弱外交政策所做成。這還算了,烏克蘭等地區始終是前蘇聯加盟國,俄羅斯勢力範圍。

特朗普尚未就任,我們沒從得知其國防外交政策,但從內閣人選看,多是右翼強硬派,更有是著書教訓中共的,例如國防部長馬蒂斯,便狠批奧巴馬的軟弱,令中共以為可從人造島變成永久國土,若成事實,地區勢力便此消彼長;如此人選,美國一定不會是搞「孤立主義」,基本上是繼續做世界警察,是要全世界都活在美國影響力之下;戰爭的爆發,誤判是其中重要因素,美國若善用其震攝力,世界和平便指日可待。

沒有世界警察,大家和平共處,這是理想主義的世界,如果一定要有世界警察維持秩序的話,美國是不二之選,畢竟,多數世人日常的生活方式,都是源於美式文化,由法國狄士尼到上海麥當勞,無一不是。

踏入2017年,道指($INDU)繼續挑戰2萬點,在歐洲經濟強差人意,中國大量資金外流,即使是有更嚴厲外匯管制,但對於大企業,應該未能奏效,事實上外匯管制也不是新意,人民總會找到缺口,只是風險會更高吧,在環球資金充斥的年代,美國在政治與經濟相較於穩定,資金便被吸引而至,另外聯儲局在上次加息後聲明會在2017年再加息3次,更會吸引外資賭美元升值,此時此刻,美國股市一定是長升長有,投資者除了趁勢之外,並沒他選

特朗普上任後,迎來的是太平盛世,會否維持2年至中期選舉?這是最好的希望,而最壞的打算是外資突然流走,引至股市進入調整期或是熊市,但有甚麼因素會引至外資流走呢?這是個千萬美元的問題,投資者唯有拭目以待,留意各式各樣政治經濟發展。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aturday, January 7, 2017

加拿大年度漢字(Kanji of the Year)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6年12月25日)

「今年的漢字」是日本漢字能力檢定協會從1995年開始,每年向全國徵集一個代表性漢字,用以表現該年世態及人民的感受。其後,世界多國都學習此一活動,例如,中國、台灣、馬來西亞、星加坡、香港等。

如果要為加拿大選本年度漢字,我會選「信」字,有相信才會有希望,以下是有關「信」的例子。

美國是本國的最大貿易夥伴,她的重要政策有所改變,對本國民生影響至大,在總統大選期間,大多數人都對希拉里有所期望,認為特朗普當選便會拖誇本國經濟,但大選結果後,道指($INDU) 已連升7周,是過去兩年最長的一次升幅,多倫多股市亦跟隨美國股市穩步上揚,股市走勢領先實体經濟約9個月,預示全國人民「相信」明天會更好。

聯邦政壇方面,保守黨將於2017年5月選出新黨領,現時共有14名參選人,是歷來少見的人數,各候選人正在全國遁廻,會見各地保守黨員作拉票活動,顯示「信心」十足,有機會帶領保守黨勝出下屆大選,自己亦成為加拿大總理。

如果認為美國升市是始於特朗普勝出,最直接的想法是在1月20日總統就職後結束,亦即調整期接近,再加上聖誕及新年假期,倒不如提早收爐,等調整後再度入市,但投資市場是如此簡單直接嗎?

回頭看環球經濟,歐洲方面,沒論是政治與社會安全都處於動盪期,歐盟亦活於分裂陰影下,資金向外流始於英國脫歐成功;亞洲的最大經濟體,中國缺乏內需,過去十多年來興建的樓宇,早已是供過於求,外匯亦嚴重流失,要中央三令五申的出辣招制止,即使是外商也要多番手續地申請才能匯款回國,此舉將嚇怕後來的外商,但為短期利益所在,亦在所不惜。

各地的資金流向,除了美國得益外,別無他處,亦未必與特朗普有直接關係,但特朗普開宗明議要施行保護政策、振興制造業,便一定會吸引部分制造業回流美國,聯儲局預示明年會加息三次,又令投資者期待美元升浪,提早流入便是既賺回率,也賺股價,這就是近期股市只有升市,沒有跌市的原因。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Monday, December 12, 2016

民主對民粹(Populism)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6年12月11日)

民粹主義(Populism) 是近月經常見報的名詞,意指平民百姓所擁護的政治理念,學術界討論甚多,但卻並未有公認的精準解釋,通常是精英主義的相反詞,是突然間與之前的「大多數人」的意見背道而馳,因此頗具貶意,暗指群眾受「少撮人」所誤導,在情緒波動下作出「錯誤」決定,更有不願選服輸的反應。

今年第一宗被指是民粹的世界大事是英國脫歐公投,經過多年準備,正反雙方於一年前開始大張旗鼓,試圖盡力去說服選民如何投票,民意調查顯示留歐會勝出,結果是中年以上的選民讚成脫歐,青年的選擇留歐,最後脫歐成功。結果公佈後,留歐派指讚成的受人誤導,是民粹反應,要重新再次公投,這根本是有違民主選舉原則,難以服眾。

上月初美國大選,特朗普的言論得罪女性、少數族裔,即是一半選民,民調表示希拉里會勝出,這似乎是順理成章的結果,但在拒絕政治正確的青年一代支持下,特朗普勝出,共和黨更控制參眾兩院,這次就輪到中年人不服,認為是民粹反應,指「特朗普不代表他們」。

以上的例子顯示主流民意並未能準確跟隨民意而轉勢,在一人一票選舉制度下,慘吞苦果而諉過於民粹,事實上民粹也是民主政治的一員,相似又難以分別,是選舉制度的引人入勝處。

技術分析又怎麼說呢?即如我之前的追蹤圖表,總之是升勢,大漲小回而繼續牛市,市場的習體智慧是繼續投資股市,原因可以是大量資金湧入北美市場,也可以是預示下屆美國總統施政將對市場有利,人同此心的需求便造就升勢,誰要知道總統是誰?

要我做事後孔明,我會講是大量資金湧入北美市場造就升勢,英國脫歐、德法在恐襲陰影下、意大利有可能帶出下一輪脫歐風波,而令歐盟臨於解體邊緣,中國又因內需不足,遠遠未能做經濟領頭羊,更是因政治原因,大量外匯儲備外流,那麼,除北美市場外,又何去何從呢?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November 27, 2016

加拿大價值(Canadian Values)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6年11月27日)

所有選民心態皆複雜,但政客都認為經濟民生最重要,在過份聚焦時,又可能會誤判新的轉勢,以至未能追上事實,以美國大選為例,美國傳媒在熱列討論經濟民生,外國人則聚焦於對各地區和平的影響;大家都怱畧了有至少3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將在3年內退休,美國總統的新任命將直接影響非物質文明,卻是對美國人的未來生活影響至巨,例如,同性婚姻、墮胎、醫生協助病人自殺等。

在世人飽受「政治正確」煎熬之時,法官的任命在選舉時所佔的比重,肯定比以前更重要,才會將墮胎議題從副總統移至總統辯論,如果這是選民決定性因素的話,總統選舉將會是:「這不是經濟問題,笨蛋(It is not the economy , stupid) 。 」

聯邦保守黨(CPC)將於2017年5月27日選出新領袖,現時共有12位候選人磨拳擦掌,遊走全國,向黨員拉票,第二場辯論亦將於12月6日用雙語舉行。

在今日政治正確年代,而聯邦保守黨於今年2月黨代表大會中,亦表決將「一男一女」從婚姻條文中剔除,滿以為保守黨將會開始左傾,至少是將精力集中於財政民生(Fiscal Policy) ,但黨領候選人卻不同意,認為慈善機構的義工,我們助選團的青少年,他們幾時有斤斤計較,大都是滿懷理想、本著回報社會為目的,財務政策肯定並非他們的首選。因此,保守黨在發展眾所周知的謹慎理財政策時,亦不會放棄其他政黨所缺乏的社會公義政策(Social Policy) 。

利奇醫生(Kellie Leitch)是候選人之一,她對國家大方向有獨特見解: 「我們不應該害怕與別人討論加拿大價值,該價值秉承歐洲的歷史因素,現今發展到有勤力工作、慷慨為懷(包括對國際義務和對本國人民) 、自由平等、包容弱勢社群等,這都使加拿大成為偉大的國家。」

她又認為加拿大的移民官員都非常專業,但卻礙於宗教包容,很多時甚至未能與申請人面對面傾談,對國家是非常危險。若因政策所需,而要短期內增收難民,便甚至要在5分鐘內決定申請個案,而拒絕一個個案又需要更多時間解釋,便因此成為陋洞,這都是要修訂的。

非常同意利奇醫生的觀點,我們需要更嚴謹地審批(Screening) 移民及難民申請人,一定要符合我們的價值;加拿大價值比大多數其他的都更好,否則,移民們都選擇留在原居地啦,又何必要劣幣驅逐良幣。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