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5, 2017

禁槍不如禁車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10月15日)

「屠殺」(Mass Shooting)一詞猶來已久,但誰來為屠殺作定義呢?在2013年以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 定下準則,凡是在公眾地方,槍殺4人或以上,便是屠殺,因為用槍作案較為容易,很多時便將槍械與屠殺連在一起。但從2013開始,美國聯邦法訂下更嚴格標準,改為槍殺3人或以上,便是屠殺。

最近賭城拉斯維加斯(Las Vegas) 槍殺案,死亡人數59,受傷的超過500多人,當然被界定為屠殺案,而且是歷史上其中最多人傷亡之一。凡有同類案件發生,社會大眾的即時反應便是禁槍、槍械管制等,經過幾十年的討論,從歷史因素到龐大的遊說團體,以至人民的意識型態,大家都認為禁槍是不可能的,根本上並不符合最大利益,那麼退而求其次的槍械管制又如何?從民主黨的奧巴馬都只能做到利用行政命令加強槍主的背景審查,可說是知易行難,槍械管制其中一項較少爭議是令到更難將半自動改裝成全自動。

雖然正反兩相比較,已不難得出結論,那從日常生活,實際需要又如何比較呢?美國是汽車王國,就從車禍數字開始,每年有人傷亡的意外約有3萬4千宗,死亡人數約3萬7千人,這是近年的平均數;而由槍械引至的死亡人數約3萬3千多人,數字內包括有兇殺案1萬1千多人,自殺的佔2萬2千人。簡單的比較,從挽救生命角度看,禁槍不如禁車,當然,兩者都是不切實際。更何況,在用槍自殺的2萬2千人內,在禁槍後也可以從其他方法去達到目的。

另一個實際需要是保護弱勢團體,這是左派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個也不能少,但在禁槍或管制,而令普通人失去槍械後,如何自保呢?因為壞人根本就不理會法律,總有辦法去得到黑槍。

用槍械犯案,特別是屠殺,震撼力相當大,這是人的同理心所至,大家在假設自己身處現場的慘況,其實這類案件並不多見,猶如飛機失事,死亡人數是數以百計,但發生的機會率並不及車禍的高。將車禍、飛機失事、後園泳池等引至的死亡人數,和槍械犯案的統計,都時有所聞,但最觸目驚心仍是槍械犯案。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October 1, 2017

Dotard 左膠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10月01日)

無論是對奧巴馬或希拉里,北韓金正恩都曾經在謾駡中贈與花名,但從來未曾有如此文采,即使不是出自這位曾經留學瑞士的金將軍,他的文膽也有一定學養。這次是特朗普調侃金將軍為「火箭人」(Rocket Man)在先,金將軍回應Dotard在後,即使沒有這次起因,金將軍遲早都會贈與花名。

我最喜歡睇粵語片,因為我完全明白背後的含意,而毋須倚賴英語,卻在腦海翻譯中卻有所損失,讀到眾多中英解釋,Dotard最好的意譯是「老而不」。這句出自論語:「老而不死是為賊」,語譯即是老了也沒有甚麼成就,真是害人之賊。根據雙方面的謾駡和理據,我相信「老而不」會是最少有含義流失的。

在一次訪問中,記者拋出詞語「Dog whistle politics」給政客,即使是土生土長英語人也未必明白,記者立刻解釋,這是「一組特別含義,但每個人會有不同解釋」的意思。所以,大家在收看電視新聞時,不要被個別難明的詞語而嚇怕。

日常俚語會因時間、地域而改變,與種族沒有關係,但卻是文化有直接影響,因為文化就是生活,是非常本地的,與別的地方沒關係。香港俚語「膠」,可以配成「左膠」、「真心膠」、「大中華膠」、「膠到沒朋友」等,「膠」的意思是通指左派人仕通常為理念而有反智行為,其重點是「反智行為」。查閱各大英譯字典,卻難找意譯,Leftist意思接近,但正派有餘,未夠貼地,反而在小型字典有這個字「Leftard」,這個字由「Left」與「tard」組成,「tard」有智障意思,所以,「Leftard」應該解釋得最貼切。

只有美國才會如此,有美國網友大讚金將軍,其英語水平會比特朗普更好,將「Do」與「tard」組成Dotard,當中包含特朗普的名Donald,和retard,真是與Leftard輝映成趣,但這個不是新字,而是偏僻古字。

當特朗普與希拉里爭選總統辯論時,美軍在伊拉克城市摩蘇爾(Mosul) 戰鬥是熱門話題,當希拉里講Mosul,螢幕的字是正確的打出,但特朗普講Mosul,字幕卻顯示muscle,當然,由於上文下理的內容,作為觀眾是不會搞錯,但是否特朗普的口音問題,連解讀機都容易出錯呢?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Tuesday, September 19, 2017

誰是膽小鬼?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9月17日)

在膽小鬼博奕論(Game Theory) 內,兩名車手相對驅車而行,若然互不轉彎,一定會相撞,最先轉彎的被稱為膽小鬼(Chicken) ,令最大膽的獲勝,在互不轉彎而撞車的情況下,便大家都不能得益,這套理論在政治經濟學經常被引用,最經典是在1962年古巴飛彈危機,若蘇聯不是最後退讓的話,很大機會演變成兩大核子國家開戰,全球都不會得益。

在遊戲內最大膽的獲勝,或是讓對手認為你是最大膽的,你便是最後的勝利者,方法是將軚盤拔出,讓對手看見下拋出窗外,若對手不想一同車毀人亡,便要扭軚轉彎,讓你得勝,此策略最重要是讓對手看見你將軚盤拋出窗外,知道你已有併死的決心,從而嚇怕對手。

從膽小鬼博奕論分析,特朗普已將最嚴厲的戰爭警告放在檯面,要北韓停止發展核武,但北韓並未因此而退縮,先是狂飆導彈,射程達3000公里,再成功試射氫彈,即小型核彈之一,至此核彈技術已算完成,由核彈至投送工具都準備就緒,膽小鬼博奕已至最後階段,美國若就此轉軚變成紙老虎,即縱容北韓向南侵,因此,南韓總統文在寅立即到訪俄羅斯,希望盡最後努力尋求化解戰爭危機,但普京的金句是「北韓寧願食草,也不會放棄核武」。

北韓面對美國這個強大對手,實力懸殊,除了發展核武外,別無他法,有評論認為美國要先得中國同意才會動武,事實剛好相反,美國需要中國在幕後斡旋,才要中國同意,以前年美國進入中國人造島12海浬範圍內為例,也不怕中國反面而開戰,那麼打下北韓又何需中國同意。

若戰爭是沒可避免,最有可能發生是一年內,明年是中期選舉,對外戰爭可減弱特朗普的壓力,亦可作為幕後談判時期,更可在此期間習結強大軍力於朝鮮半島,讓北韓全國感受到戰爭的恐懼,從而刺激北韓內部發動政變的可能性。有報導說,在北韓核試圓滿成功後,南韓已批准建立剌殺金正恩特種部隊計劃,如果是虛招,則是在制造壓力,讓政變找到藉口,若是實際行動,則是戰爭的前奏,甚或是一同進行。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真相與大和解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9月3日)

接受保守黨哈珀政府委託,參議員辛格(M.Sinclair) 耗時6年,訪問數千人,有超過1,300小時錄音記錄,接受各界人士建議文章超過6,700份,這個名為「真相與大和解」委員會,在2015年12月對外公佈其研究結果,該報告是為調查原住民寄宿學校,並建議加拿大政府可行的和解政策,這是本國最詳盡的同類研究。本身亦是原住民的辛格,對最近搞得滿城風雨的教師公會建議很不以為然,該建議是將以加拿大第一任總理麥當勞(John Macdonald)命名的學校除名,理由是麥當勞總理是種族主義、對原住民採取「文化滅絕」(Cultural Genocide) 政策,「強廹」原住民兒童離開家庭入住寄宿學校,成為以白人為主流中一分子。

辛格參議員認為除名建議並非和解(Reconciliation) 之道,對種族和解毫無建設性,他認為應該在原住民歷史人物中,尋找被歷屆政府忽略的加以表揚,例如,矗立紀念碑、以主要建築物命名等。這樣做,對原住民的後代有鼓勵作用,是平衡歷史,又是終極和解之道。

將總理麥當勞命名的學校除名,即使在原住民社區亦是意見分歧,事實上,歷史已是過去的,每個人都未必會完全同意,若然要為每個歷史人物翻案,又會有幾人是完全清白,事件只不過是沒完沒了,在循環反復地制造仇恨,更何況,我們都是在以今天的認知去批判昨天的事情,落差一定很大。

百多年前的世界觀與今天的差距甚大,當年是殖民主義年代,以歐洲白人為中心,其後的發展亦是循此途徑,演變成現代文明,幸與不幸?則視乎你的位置,但即使是原住民,全都在享用著巡此途徑而成就的現代文明,縱觀其他亞洲、非洲等國,及儒、釋、道、回等宗教,全部都未能發展出另一套令人信的文明,進而吸引世人移民前往。

作為加拿大人,當然會為原住民被衝擊而消失的文化感到可惜與不幸,但這並非唯一的,而是歷史上其中之一,前瞻性的想,原住民現時所得的「補償」,是民主社會所給與的,能千秋萬載嗎?忙於爭朝夕,倒不如自強不息,避免更甚的逃汰風險。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Tuesday, August 22, 2017

阻嚇性懲罰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8月20日)

「阻嚇性懲罰」,看來有些累牘,因凡是懲罰皆想阻嚇後來者,即今次的懲罰較以往的更重,所以更具阻嚇性,這個用詞最常見於法庭判詞。將日常有關案例,粗疏分類關於為私人或為公眾,前者是去偷搶作私人利益,後者是其行為結果卻是對廣大公眾有利益,最常見是有關抽象概念,例如自由、民主、平等。

阻嚇性懲罰對於為私人利益的犯法行為有作用,因犯法者在事前都會衡量得失,所以才會有治亂世用重典之說,但對為公共利益犯法,而不計較自身利益的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卻難起作用。例如,印度甘地抗議殖民地政府的不平等政策,馬丁路德金抗議美國政府的黑白不平等政策,全都是當法律途徑未能修正制度的不公義,在利用公民抗命的手段,犧牲個人利益,去換來制度上改變,讓公共利益得以保障,公民抗命的犯法者基本上是不大理會阻嚇性懲罰,根本上是以身試法,去喚醒世人,主要是政府作改變。

這是另一例証,阻嚇性懲罰對於公民抗命的作用幾乎是零,多倫多一位女士Linda Gibbons,她滿腔熱誠為被墮胎的嬰兒請命,多次違抗禁制令在墮胎診所指定範圍舉牌遊行,呼籲婦女們不要墮胎,她斷斷續續地被判入獄,早已服刑超過10年,她認為拯救嬰兒的性命,所得的遠超她因入獄失去的,她有道德責任去對抗不公義的法律,亦願意用另外10年去作公民抗命。

由甘地、馬丁路德金、Linda Gibbons等,都是違反法律,挑戰法律或政府行為中的不公義,在行普通法的公民社會有悠久的歷史,當法律未能有效彰顯公義,公民抗命便是必須。

公民抗命甚或暴動都會為民怨起疏導作用,令政府自我撿討。香港的67年暴動,發起人並非純為公義,所以才稍現即逝,但相對文明的殖民地政府在大獲全勝之餘,卻全面改革房屋政策,肅貪倡廉的反貪污條例等,提高全民紥根本土意識,開啟香港最光輝的30年,這是文明政府的好例子。

香港上訴庭在上周「雙學三子」的判決,政府是暫時全勝,未知會否引導出社會政策的全面檢討呢?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又講最低工資(Minimum wage again)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8月6日)

位於市中心,開業超半世紀的新潮髮型屋(House of Lords),特色是伴著重口味音樂,再由髮型師剪出新欵髮型,是一眾型男女朝聖之地,但都不敵不斷上升的經營成本,將於10月結束營業,東主對記者吐苦水,每年76,000元地稅是結業的主要原因,又指出在皇后西街已陸續出現約40間吉鋪,究竟政客們是否明白小型商業的營商困難。

如果用推廣最低工資的工會邏輯,商人幾時都講「營商困難」啦,上次如是,前次講最低工資也一樣,都是不值一信,僱主應該給僱員加薪,共享經濟繁榮的成果。這都是「似是而非」的論據,基本上,每次經營成本上漲,都會引至有商戶被淘汰,餘下的有將價格提升,將成本轉到消費者,或縮減人手,將經營成本減少,當然亦會有後來者加入競爭行列;如果加入的少,離開的多,大家便知道壓斷駱駝背的最後一根草已出現(Last straw) 。

安省現在時薪是11.40元,明年1月將加至14元,於2019年1月再增加至15元,即在18個月內增幅至32%,中小型企業認為這增幅太快,根本上沒有可能在18個月內有「額外」的32%營利,去應付如此加幅。除此之外,安省自由黨現時推出為明年省選而設的法案又包括:2日額外緊急有薪假期、滿5年的再多1周假期。其他的因「水漲船高」而增加的經營成本,計有失業保險、加拿大退休金計劃等,這都是間接但卻不能避免的成本。據有關商會計算,一名23,700元年薪的僱員,將會使僱主增加約8,000元的額外支出。

最新的統計有華盛頓大學因西雅圖(Seattle)城市提高最低工資而造的報告,表示最受提高最低工資而影響的僱員,就是法例原本想保護的人,他們最終因此而得到減少工時,有等處於弱勢的人,更因高成本的關係,在自由市場更䧟於弱勢,而被受淘汰。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aturday, July 22, 2017

虛偽的政客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7月23日)

有幾名未成年的少年人,在美國小鎮偷取了街角的停車路牌,最後引至奪命交通意外,被帶上成人法庭,控以誤殺罪名。按《日內瓦協議》18歲以下童兵不應像成年人承擔戰爭罪行,但亦有先例,將18歲以下童兵帶上軍事法庭審判。以上兩例,可說明審訊罪名與地點的決定權都落在檢控當局,亦即是政府,絕不會是「兇嫌」。又按國際法,兩軍在戰場上廝殺,被殺兵士的家屬不能向敵方兵士申請索償,因為是正常的戰爭行為,但卡達爾(Omar Khadr)並非軍人,而是恐怖分子,所以才會有美軍家屬向他作民事索償。

再看小杜魯多(Justin Trudeau)的言論,他將賠償給卡達爾說是公義與維護人民的權利,他並未清楚政府的角色只是「代表人民」,舉措可以是「錯誤」,而法庭才是代表「最後的公義」,所以才會有政府指派的檢控官員,代表政府、人民,將案件帶上法庭,讓法庭去解讀由人民的代表所立的法律。在卡達爾控告加拿大政府案件,最高法庭判決政府侵犯卡達爾的權利,僅此而矣,並未提出賠償金額,更非道歉;那麼,實際數字就由雙方商議,如果自由黨政府要貫徹法庭判決,不再上訴的話,賠償金額多少就要由人民或其代表,即是國會決定,而非他個人選擇在國會休會期間,由有關部長倉促宣佈賠償及道歉,這是違反應有程序,令國人感到自由黨一如既往、胡亂枉花納稅人金錢,亦在縱容恐怖分子,令北約盟友感到被出賣,對在談判桌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增加難度。

據加新社報導,小杜魯多在7月初參加德國漢堡的G20峰會,再次解釋加拿大慣常的立場,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也說過,加拿大不付贖金,因為繳付贖金,等於資助恐怖活動,助長更多綁架事件。當然,小杜魯多的解釋有關對贖金的態度,與卡達爾的賠償及道歉,未必完全對等,但某程度上就是政府與恐怖分子在交手互動,從結果可見小杜魯多所做的與所說的,完全不一樣,可算是虛偽的政客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aturday, July 8, 2017

1000萬選票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7月9日)

根據聯合國闡釋,《國際人權公約》禁止利用15歲以下兒童作戰,違反者被視作戰爭罪行;而士兵的定義是穿上制服、服從上級指令作戰的軍人。很明顯卡達爾(Omar Khadr)在戰場上被捕時並不符合「少年兵」的定義,他是恐怖分子,不是軍人,因此不能享有日內瓦協議有關戰犯的待遇。而美國軍隊將他從阿富汗戰地帶返位於古巴的關塔那摩(Guantanamo)基地,亦與加拿大聯邦政府沒任何關係,由於地處美國本土外的軍事基地,美國本地刑法亦有特殊處理,更何況是加拿大的援助,因此,卡達爾的索償對像應該是美國政府,而非加拿大政府。

卡達爾在軍事法庭上承認控罪後判刑,服刑部分刑期後被引渡回到加拿大,他現時是保釋身分,而控告聯邦政府與美國合謀一項,則從未能在法庭上定案。如果將卡達爾與多年前Maher Arar案件比較,更顯現今自由黨的荒謬,當時由於皇家騎警的錯誤訊息,累及Arar被遞解出境到敘利亞,所以聯邦政府才向Arar賠償1千零50萬,那卡達爾又憑什麼獲得同等的賠欵呢?

與Arar案不同,從阿富汗戰場到關塔那摩,卡達爾最後被引渡回國,聯邦政府的角色相當被動,但最高法庭判聯邦政府要為卡達爾的權利受損負責,但這並非最終裁決,更從未判定任何賠償金額,簡單說,民事訴訟金額討論才開始。為什麼這樣快就決定要部長道歉、及賠償1千零50萬呢?這是一個相當難令加拿大人信服的決定,從道德角度看,亦令我們的盟友感到難以置信,加拿大是盟友嗎?她正在縱容恐怖分子,所以被殺傷美軍家屬向卡達爾展開民事索償是正確的。

對政客的決定當然可以從政治觀點看,這類民事索償當然可以是擴持日久,大有機會要到明年或後年才得到終極判決,那時正是聯邦大選,對自由黨是相當負面的影響,難怪自由黨急於現時解決前自由黨政府未有做好的事。

對於即將誕生的加拿大千萬富翁,大家感到很沒耐,如果選民好記性的話,在2019年聯邦大選,很有可能要自由黨損失1000萬選票。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替省長倒數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6月25日)

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安省省長韋恩(Kathleen Wynne)在本省以及全國,都是最不受歡迎的省長。在安省,韋恩的不認可率接近去年的71%,支持她的僅有19%,亦是全國所有省長中最低認受性的一人。這次民調用固網電話訪問全國5250名市民,包括750名安省省民

自由黨支持者認為安省經濟不過不失,雖然承接上任麥堅廸省長搬電廠醜聞,但韋恩亦以減電費回應省民訴求,今年初又推出多項惠及省民措施,包括24歲以下免費配藥、在省內部分城市挑選低收入人仕試行最低收入保証計劃,因此現時任何民調所得結果都不能作準,最準確的民調在省選當日決定。

現時任何民調所得結果都不能作準,但卻有參考價值,所有政黨都以此作為調整政策的指標,政黨內亦以此作為考核政黨領袖,所以才會「謠傳」韋恩省長位置不穩,而現時的派糖政策比過去十年為甚,都是民調結果所賜。由今年初起計,距2018年6月省選不足兩年,要韋恩棄位讓賢,在實際執行上講不過去,更難以成事,按過去各政客的慣例,大選投票結果便是最後判決。

從韋恩的支持度持續低企,亦可解讀為省民政治意識比前更成熟,心內都在問一句:「所有福利政策的錢從那裡來」,以減電費為例,這都是朝三暮四、或朝四暮三的分別,將負債推到將來的子孫,這根本不是在解決問題,可見省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話分兩頭,保守黨的理財政策是公認的好,但請不要自滿,省民對自由黨的心痛惡絕,但仍有可能出現保守黨少數政府執政,作為省民的考核作用。那麼,保守黨政策全面「左傾」又如何?這當然是下下之策,若省民只問福利的話,前有新民主黨、後有自由黨,又何需要選保守黨呢?政黨輪替在於讓市民有另外選擇,亦是在庫房早已花得七七八八,讓善於理財的保守黨上台,去收拾餘下的爛攤子,在聯邦以至各省級政治,都屢見不鮮。

在聯邦政黨方面,杜魯多繼續享受自拍(Selfie)蜜月期,在安省更有高達55%支持度,主要是拜保守黨及新民主黨都忙於選舉黨領袖,並未有更新各項政策來應對2019年聯邦大選,更具參考價值的民調在於明年開始每一項施政方針(Platform) 公佈後。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Monday, June 12, 2017

城市「淪陷」記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6月11日)

有位同學闊別多倫多幾十年,乘送兒子到本地升學之便,年前重遊加拿大,第一站是BC省的溫哥華、列治文等地,再到多倫多,我則有20多年未到BC省,只有洗耳恭聽旅遊經驗,他感慨地說:如果他是本地土生土長的話,他會認為溫哥華和列治文已經「淪陷」。他說話時不帶種族歧視,只就城市面貌的變化,而作出觀感評語,他描述兩個城市更像中國的一隅,而並非幾十年前的美洲中型城市。

其後在列治文發生一對母子在快餐店與員工發生磨擦,這些事無日無之,根本不值一提,但該名青年兒子卻對傳媒說,這裡是列治文,快餐店應該派注講普通話的員工,他似在認為責任全在店方。試想如果你是本地土生土長,在平時面對全部像外星文的招牌,再聽如此論點,你不被氣到爆炸才怪。因此,近日列治文市政府正蕰讓通過所有招牌必須要有50%或以上是英或法語,這都是事出有因的,市政府律師已提醒各投讚成票議員小心觸犯憲法,但亦未能勸服大部分市議員,且看後事如何。

無獨有偶,近日在士嘉堡一間超市亦發生店員與顧客衝突,事源華裔店員未能用英語與顧客溝通,被該坐輪椅顧客大叫 :Go back to China。又大叫 : 在加拿大工作要用英語。情況被一名學生制成視頻放到網上,遠在香港及英國傳媒都在報導。

當然,上述那輪椅顧客在誤解法例,依加拿大法律,只有是聯邦政府顧員才需要懂英或法語,其他各類工商企業,都是不在限制之列;她為什麼有如此誤解,就不得而知,更不可能因她的「思想」,而判定她種族歧視,從整個視頻作判斷,只可說她EQ低、缺乏修養,在一個2百多萬人的城市,我相信並非罕見。

每年年初,很多非謀利團體都有免費為低收入市民報稅,有義工在慨嘆,很多低收入市民的實際收入都比義工為多,但他們都寧可將時間全放在謀生上,而不會去讀英文班(ESL),長遠而言,他們只會更倚賴政府或各資助團體的服務,對社會或其過人都毫無益處,更談不上了解社區。

初到加拿大,文化沖突在所難免,但各方都有責任去為和諧共容作出貢獻,而並非單方面。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花拳繡腿?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5月28日)

很久以前,我從《黑帶》雜誌讀到一封讀者來信,一名美國遊客在參觀泰國當地拳館時,與泰國拳手友誼切磋,在非常短暫的接觸時,這名擁有空手道黑帶的遊客舉手擋住泰拳手的掃腿,後果是被踢斷骨。此情此境,就與在Youtube上流傳的一樣,一名國術拳手與綜合格鬥(MMA)拳手在擂台比賽,兩位都是華人,從外表看磅數相若,比賽結果是國術拳手被腿掃斷幾條肋骨。

以上所見的就是業餘與職業的分別,與所學門派分別不大,先講泰國當地拳手,他們很多來自農村,生活較為清貧,在擂台比賽是很不錯的職業,若要成功,刻苦是少不了,因此每天都在練習踢香蕉樹幹,其樹特別處是軟軟的一層層,減少拳手骨折機會,這類職業訓練,豈是業餘拳手可比較。

在全球各地流行的綜合格鬥,更是充滿現代訓練元素的搏擊術,加入人體生理學、和利用各種器材在鍛鍊每寸肌肉,你幾時見過綜合格鬥拳手在擂台上被踢斷骨,因為在嚴格訓練中,身體各部位早已經大力撞擊,比普通人的身體更捱得,試問有那位國術拳手接受如此職業訓練。

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前,將功夫或國術統稱武術,充滿大量表演元素,搏擊只是毫不提倡的副產品,改革開放後,綜合格鬥比賽才得蓬勃發展,但綜合格鬥比賽卻是以擊倒對手為目的,並不注重表演或健身,訓練方法與國術完全不一樣,這是基本上的分別,猶如蘋果與橙,根本不應互相比較。

如果傳統國術要參與綜合格鬥比賽,首先要放棄綜合表演用的「花拳繡腿」部份,而選擇一套只適用於擂台上格鬥的招式,將它集中訓練,再加入現代運動訓練制度,令體能、身體擴撞擊耐力等全面提升,更重要是開放自己與不同派別拳手對打練習,現代運動訓練制度適合所有宗派,因為在擂台上,體能的要求凌駕招式;如果你看少林武僧一龍在美國擂台的表現,除了賽前的功夫表演外,他就是一個綜合格鬥職業拳手,而非業餘功夫拳手。

所有傳統項目在遇上現代挑戰時,最初都會感到難以適中,這都是現代人的更高要求,是整體超越上一代的過程。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May 14, 2017

優先代表制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5月14日)

聯邦保守黨將於2017年5月27日在多倫多舉行黨領選舉大會,在3月28日之前注冊的保守黨黨員都會收到一張郵寄選票,全國共有259010合資格黨員,從選票中每個黨員可以選最少一名候選人,最多可選10名,並按自己選擇排列次序,所有按規則填寫正確並準時送達的選票都會被計算,這是《優先代表制》(Preferential Ballot) 方式。

計算方式是將全國劃分為338個選區,與聯邦的選區一致,由於人口分布原因,安省和魁北克省擁有最多選區,又根據黨員的地址,每張選票只會在一個選區內計算。每個選區最多有100分,而根據黨員投票結果將這100分配給每名候選人,例如,有2%的選票投給候選人A,候選人A便得2分,若有15%的選票投給候選人B,候選人B便得15分,餘此類推,按這個百分點分配,每個選區最多只有100分。

這個《優先代表制》最大好處是防止候選人只集中得票於黨員多的選區,而忽略黨員少的選區,因此安省某選區有5000名黨員投票,與沙省某選區的500名黨員同樣重要,大家同樣可得滿分為100分,只要候選人在選區內至少得1%選票,就會有分數。

這個方式是為聯邦大選作準備,勝出的黨領在全國選區都得到一定的支持度,因此,每位候選人都要遊走於全國大小社區,出席所有拉票活動,又因為加拿大幅員廣闊,各地人民的要求可以有很大差別,所以各候選人都盡可能推出不同政策,至少是一個最大公約數,去盡取所有選票。

全國共有338選區,每個選區100分,總分為33800,候選人必須達到全國總分的50%+1分才能獲勝,獲勝分數線為16901分,即表示黨領在平均下來在全國每個選區都有50%的支持度,相當具代表性。

今次選舉共有13名候選人,競爭相當激列,預計在第一輪得勝的機會相當少,那就需要進行笫二輪計票,就是將上一輪得分數最少的候選人取消,所有選這名候選人的選票,就要按下一個選擇計票,餘此類推,有需要可能會出現笫四甚或第七輪計票,直至有人獲得16901分為止。

黨員在選擇候選人時會將最喜歡的放在第一位,但也不能輕視其他9個選擇,免得別人將某個你特別不喜歡的候選人選上去,所以千萬不要隨意投票。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April 30, 2017

托高樓價政策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4月30日)

公元2000年的科技泡沫,引至大量資金投入創新科技,最高峰時的北方電訊(Notel)市值便佔多倫多整體股市值約30%,當時不少科技行業僱員倚賴科技股市所帶來的利潤,令退休賬戶大幅增長,市場傳言是每當科技股回落時便買入,未來是科技容入人類的生活,前途沒可限量。類比今日的樓市,亦有一群已是業主的既得利益者,視自住房屋為生活與投資混合體,期望他日兒女離巢後,自己亦搬遷到高密度住宅時,可從中獲得一筆免稅利潤,以補退休金之不足。

以上兩者都是部分人乘趨勢之便而得益,但後者卻遇到三級政府誓言壓抑,當然,從歷史經驗,政府的措施都是徒然,過去例子包括倫敦、紐約、多倫多、洛杉磯等城市。又以星加坡及香港作比較,香港樓市長期處於全球高位,劏房開始普遍,新畢業的大學生即使可以置業,亦要容忍狹窄居所,超過30年的節衣縮食而成為「樓奴」。新加坡市民在房屋上所得的卻迥然不同,平穩的屋價及合理的居住環境,付出的是較少面積的綠野大自然;換句話說,如果香港政府肯開發更多的郊野及離島,樓價自然因供應增而回落,但到時,擁有全世界最闊稅基的賣地收入便會減少,而引來新的稅項,香港人願意嗎?

多倫多研究員克萊頓(Clayton)指出,安省政府在2006年採納的發展政策,在鼓勵開發高密度住宅之餘,間接滅少新建低楝住宅興建量,亦是令近年來大金馬蹄地區樓價瘋狂上漲的原因,這是來自省府的托高樓價政策。

而大眾卻忽略多倫多市政府的交通政策,左派市議員長期拖延擴建地鐵計劃,只顧爭取單車徑,令到大量勞動力「被廹」困在多倫多市,以便節省往返時間,而不能居住在鄰近市鎮,否則,多倫多市內屋價早得舒緩上漲幅度。以倫敦及紐約為例,大量上班一族都是住在鄰近市鎮,而利用公共交通工具在大城市內往返,將居住於大城市變成選擇,而並非「被廹」。

本國大城市樓價近年瘋狂上漲,原因錯綜複雜,有來自國外因素,這是完全不能、亦不應該嘗試控制,而本地因素亦是長期政策,國民根本不應該存在幻想,期望一步到位政策。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Thursday, April 20, 2017

樓價錯綜複雜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4月16日)

2008年的次按危機,造就美國聯儲局帶領全球低息環境,在全球一體化下,以前的落後國家,在高科技配合而釋放更多勞動力,在短時間下可以生產前所未有的大量產品,帶來財富增長,隨之而來便是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環境,由於本國政治與經濟因素,都相對其他地方穩定,加拿大便成為眾多移民的首選地,再不用解釋,各大城市的屋價便有承托力。從企業管理層看,財富大量增長後便是分散投資,所以英、美、加拿大及澳洲的各大城市,便充斥著海外買家。沒論是移民或海外投資者,都是經濟圈內的一環,是全球一體化下幫助財富轉移的一員。如果這個論據成立的話,三級政府對於飈升的樓價又可以做什麼呢?

在這個財富轉移的循環圈內,移民及海外投資者便是財富付出的一方,本地人當然包括先前已抵步的「舊移民」及政府都是得益者,此時此地循環不息,與移民一樣已有上百年歷史。如果這個循環一如既往,便不會帶來太多的怨氣,問題是在網絡時代,金錢在地球上轉一圈只需8秒,令本地有意置業者難以追趕樓市升幅,特別是新入職的一代,在面對怨氣沖天的選民,政客即使是心知難處仍會勉力而為。

由於權力所限,市政府所能做的非常少,加上「溢出效應」(Spillover),例如,多倫多市推出辣招禁止投資物業,便是一個誘因將置業者推到周邊城市,連累其他城市樓價繼續上升,對整個安省物業市場毫無意義。

要看誰回答你有關海外買家問題,政府部門說約有5%至10%,地產經紀的經驗由10%至25%不等;如果人口淨流入並非突然陪增,政府應該有足夠證據,那麼,除了有更多投資者外,很難解釋多倫多市獨立屋上月平均價格156萬元,比2016年3月高32.8%,這個數字應該包括所有買家。因此,即使政府學BC省一樣,推出海外買家稅,對於熾熱物業市場價格的影響都是似有實沒。

政府永遠是追隨事實的發展,然後制訂政策,但此時此刻樓價已去到一個相對高點,政策很可能是用力過度,拖誇整體自由市場,這是各級政府遲遲不願出手原因之一。續篇將討論過去的左派政策如何托高多倫多樓市。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April 9, 2017

經濟角度

多年電台節目《時事全接觸》拍檔,江大惠乃中文大學退休教授,性格開朗,興趣多樣化,今日撰文從經濟角度講猶太人為何要殺耶穌,合乎香港人講:「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

並未徵得Joseph同意,現先將刋於今日(4月9日)明報加東版專文放上面書,以饗讀者。
.....................................
多倫多明報17-4-9 經濟角度 江大惠

依基督教的節期,今日是棕枝主日。紀念耶穌釘十字架前的幾天,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根據聖經的記載,耶穌騎驢進耶路撒冷,受到群眾夾道歡迎。有人將衣服鋪在地下,有人砍下棕樹枝搖動揮舞,大聲歡呼,所以有棕枝主日的稱呼。怎知四天之後,群眾又高呼要將他釘十字架。為甚麼幾天之內群眾對待耶穌有這麼極端的變化,捧上天又踩在腳下?傳統教會的解釋是民眾期待政治上解放他們的君王,怎知這個彌賽亞/救世主卻只關心民眾心靈的解救。過高期盼的失落就要致人於死地?說服力顯然不足。

這個疑問如果用經濟角度分析就淺白得多,經濟學就私人的利害解釋人的行為,人歡迎令自己經濟獲益的人,抗拒令自己經濟受損的人。

首先要問,耶路撒冷的經濟命脈何在?第一世紀的耶路撒冷政治上受羅馬統治,猶太人只有將精力放在宗教和經濟範疇。耶路撒冷的經濟核心乃聖殿。耶路撒冷最剎食的賣點就是聖殿,虔誠的猶太人每年要上耶路撒冷一次去獻祭。獻祭需要飛禽牲口,養活了飼養、屠宰業、皮革業及神職人員。交聖殿稅需要找换錢銀業,因為來自五湖四海携帶刻有人像的錢幣違反了不可雕刻偶像的誡命,不得在聖殿使用,必須找換成本地沒有人像的錢幣。進香客又帶旺了飲食、旅館業。可以說聖殿乃本地人生計的支柱。

對於任何能吸引進香客的當然大受歡迎。聖經記載耶穌入城時許多本地人並不認識他,打聽之下才知這來自北方加利利的先知,教導有新意,會行神蹟,醫病趕鬼。換言之,他有助吸引更多人流,人多帶來生意,當然大受歡迎。

怎知耶穌入城後的言行處處與聖殿對著幹。他趕走在聖殿進行買賣活動的人士,推倒兑換錢銀商人的桌子和賣鴿子小販的凳子,譴責及挑戰擁有宗教權威的祭司及經學教師。一下子得罪了兌換業、飼養業及宗教界人士。他更危言聳聽,預言聖殿的拆毀,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上面,而耶路撒冷城會荒廢。

耶路撒冷居民的生計興聖殿息息相關,聖殿被毀肯定會令民眾失去經濟來源。任何唱衰聖殿與耶路撒冷的言行都會打破本地人的飯碗,動搖社會安定。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犯眾怒引起公憤。以為迎接財神,怎知來了個斷財路瘟神,難怪群情洶湧,要求嚴處冒犯本地利益的外來客。

Read:(閱 讀 全 文)

Tuesday, April 4, 2017

萬錦康山補選(Markham Thornhill By-election)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4月3日)

因為現任國會議員職位有變動,全國共有5選區將於4月3日進行補選,又以萬錦康山選區最引人注目,原因為聯邦自由黨方面,在黨內一片不公平提名的爭議聲中,派出伍鳳儀(MaryNg)代表出戰,當年麥加年(McCallum)以非選區居民空降時,因為並非華裔身份,早已引來爭議聲,其後的選區重組,鄰區的中國大陸移民候選人,在全國普選中敗於保守黨印度裔蔡報國,所以,有理由相信自由黨要刻意找來華裔候選人,以平衡萬錦市華裔人口比例,這是自由黨一貫的「人為平衡政策」。

聯邦保守黨提名大會共有4位候選人,一位白人女仕,一位印裔前任議員,兩位斯里蘭卡裔等共4人,投票大會選在社區中心舉行,每人在晚上7時投票前有幾分鐘自我介紹,算是在過去幾個月的拉票總結,投票在9時結束,接著便是各方代表監察下作點票,全晚共有3百多人出席投票,由於沒有華裔候選人,所以,除義工外,甚少華裔到場投票。由於是黨內提名,所以不設預先投票,一定要當晚到場,又只限居住於選區內的保守黨人參加。

在全國眾多少數族裔中,南亞裔對政治的熱誠,真的是久聞其名,華裔遠遠未及,當晚所見絕大多數是南亞裔,有一位要用輪椅,兩位要用拐杖,拖男帶女非常熱心地參與,結果是斯里蘭卡裔的Paranchothy以168多數票勝出。

聯邦自由黨執政只有18個月,這次全國5區補選並不會影響執政地位,所以又被稱為懲罰性補選,算是5區選民對自由黨的中期成績表,對2019年全國普選具指引性,又讓執政黨在政策上回應人民的要求。而補選議題都集中於碳稅、大麻合法化、赤字比前年選前預算多、剛出爐的預算案卻未能符合以赤字刺激經濟、違反當年競選承諾去改革選舉制度等,都是給熱心與群眾拍照留念的杜魯多總理費時招架。

萬錦市是全國華裔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康山選區華裔與南亞裔比例是35%和30%,兩個族群都不能作單一類別看待,都含有來自不同地區,華裔有來自中港台,南亞裔有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如果不是涉及特別種族事故,我相信國民都會按本身的利益出發投下神聖一票。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March 19, 2017

歧視 (Discrimination)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3月19日)

歧視! 這是一個敏感度相當高的詞彙,根據加拿大人權局(Canad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解釋,如果你的反面行為或決定是基於以下的11項負面因素,例如,種族、祖籍來源、膚色、宗教、年齡、性別、性傾向、婚姻關係、家庭狀況、殘疾體能、曾有犯罪行為但已得到原諒(Pardon) 等;你便有可能構成「歧視」。

綜合上列11項負面因素,其主要理論是「很難」或「不可能」撇除的理由,例如,種族是不可能改變,宗教則是很難改變的因素,而語言能力則並不難改善達到某一標準,我們身邊的事例比比皆是。因此,當法庭判決因為語言能力未達要求,未獲專營權而投訴受到歧視時,判決訴訟失敗便是不難理解的。

在加拿大生活多年,我不會相信完全沒有歧視,但亦未察覺到有結構性的歧視,相信是多年教育的工勞。那麼偏見(Prejudice)呢?我認為永遠存在人們的內心,在我的第一份工作,同事叫我參加午餐後的運動,認為我一定喜歡、一定惦,果然我的普通乒乓波水平,也和他們最好的不相上下。這是個正面偏見,當然不會引來投訴,但換轉是籃球運動,再加上是負面的批評,便有可能引來情緒性的感覺、甚或投訴,與上述語言能力事例類似,是整體社會要付出的「言論正確」的代價,制度並非完美的。但太多的投訴,太多的保護,引來完全傾斜的政策,右派思維的反彈便指日可待,歐洲和美國便是近年的事例,加拿大人喜歡嗎?

言歸經濟,一如市場預期,聯儲局上周調高利率四分一厘,將聯邦基金利率調高至介乎0.75至1厘,會議後紀錄顯示,即使今年加息4次,仍符合「漸進」的加息政策。現階段美國經濟表現理想,就業市場表現強勁,預期未來核心通脹也會持續上升,若不調高利率,會面對更大風險。雖然耶倫拒絕在現時評估特朗普的全新財政政策,但投資市場早已投下信心一票,這是特朗普當選後第2次加息呀。

與美國減稅政策相反,加拿大有新的碳稅,雖然職位有所增長,但主要集中在兼職上,因此中央銀行對加息仍按兵不動。從技術分析看股市,特朗普盛世重有排玩,要見有重量的調整,要等到年尾,甚至明年?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Monday, March 6, 2017

老襯當旺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3月5日)

我時常勸介土生土長的下一代,一定要學懂廣東話和打麻將,前者保存大量中原古音韻,若運用自如,可以是相當抵死;後者對於鍛鍊腦筋及娛樂都是一絕,都是猶太人識貨,在二戰時流落在香港,都能從眾多玩意當中,學識打麻將,更帶到北美猶太裔社區。

「老襯當旺」是打麻將的術語,老襯可解作新手、笨拙的人,當旺可解作運氣如日中天、勢不可擋,在技術落後形勢下,都可以一家贏三家。用這四個字形容特朗普執政便最適合不過,這位政治素人剛開始執政,便是全世界最高權力位置,更時常拙嘴笨舌,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代表的共和黨基本理論是自由貿易、減少政府插手,但他卻提倡保護主義,因此,他便成為政客攻擊目標,有經濟學者更預測貿易壁壘會將美國推向經濟衰退,這都可以是合乎邏輯的想法。

但此時此刻,邏輯卻比不上現實,用真金白銀投資的股市從去年11月初便響應新總統當選,帶領投資市場節節上升,替從2009年開始的牛市續命,以為會有短期調整,但2月28日特朗普的對人民講話,大談減稅和增加基本建設,北美股市便又再新高,若股市跑在實體經濟前約9個月,投資者便認為明天會更好,那理會是否「狂人總統」。

股市新高,美國10年債息再拾升軌,資金從債券市場流出進入股市,亦預示3月加息機會增加,美元亦保持強勢,而黃金等貴重金屬持續受到沽壓,整體而言對股市相當有利。對牛市而言,大家沒必要估頂,總之是保持警惕,直至有熊市指標出現為止。

就是因為經濟向好,油價才企穩約54美元,再加上銀行股造好,看來多倫多股市將會受下滑的金價影響較大,而並非整體經濟轉差。但中央銀行行長日前表示,加拿大多不穩定因素,所以暫緩加息決定。其中一項負面因素是從8月開始將會有碳成本交易(cap-and-trade-auction),若安省企業排放二氧化碳超標,只要購買配額,便可繼續排汚。這是阻礙企業發展、加重成本,但卻沒助環境的政策,是安省自由黨一意孤行的苛政。

其實政府並不需要刻意制造就業數字,只需要少插手經濟,令就業環境合乎普通常識(common sense) ,但政府卻反其道而行。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Sunday, February 19, 2017

也談M-103動議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2月19日)

動議是密市自由黨議員提出,要求聯邦政府譴責、研究、並發展一套策略對付"恐伊斯蘭症"(Islamophobia)及其他種族或宗教仇恨罪案。

動議的爭議性在於突出伊斯蘭教,安省咸美頓市長在表示支持時舉一例,在去年9月該市一間清真寺遭到縱火,是恐伊斯蘭症的仇恨罪案,用意是說明動議的需要性;事實剛好相反,難道在現時仍未有通過該動議,該市有關部門便不能就縱火案展開調查,將兇徒帶上法庭嗎?有關當局的譴責更是不在話下。

在我們的社會,任何討論都無日無之,凡討論皆具正反兩面,若反對一方容易被標籤成「恐懼症」(phobia)甚或是變成「仇恨罪」,便一定會降低討論的意義,阻礙社會演化進程。事實上,我們在日常生活或工作上,遇到有需要批評對方時,都會小心用語,明確的表示只針對少撮犯事者,並非一竹竿打一船人,這是我們社會共識,既合情理,也合邏輯;現時自由黨的動議,反而是將所有伊斯蘭教徒包括在少數極端份子內,自由黨的政策經常幫倒忙,也在制造特權階級。

自由黨的舉措在於爭取選票,討好部分選民,但這並非一個健康的政策,如果是將「恐伊斯蘭症」剔除,只是要求聯邦政府譴責、研究、並發展一套策略對付所有種族或宗教仇恨罪案,根本就很容易通過,申請撥款研究項目就是本國的常態。

在譴責歐洲的恐怖組織時,本國上下都將茅頭指向少撮恐怖分子,甚至伊斯蘭宗教團體也如是,這正符合我們的理性地包容。因此,有女性伊斯蘭教徒亦站出來反對M-103動議。

反對一方認為,動議並未就「恐伊斯蘭症」定義,而在突出伊斯蘭教,在日後的討論中,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將普通理性討論應否在某些場合不應佩戴「面紗」,也變成犯法。

在現時加拿大人權憲章保護下,我們享有言論自由,批評宗教也可以,對基督宗教也如是,沒有宗教擁有特權,因此,所有動議都應包含各種族或宗教,否則便是在分化社會、制造特權階級。

若以對種族或宗教「批評、歧視」的多寡,作為政府立法準則,對猶太裔、黑人、華裔,基督宗教等批評,都遠比穆斯林、伊斯蘭教更久更多,自由黨根本上在本末倒置。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

Tuesday, February 7, 2017

加拿大優先 Canada First

(加東明報週日財經 2017年2月5日)

在民主國家選舉制度內,大多數人民都先顧及本身利益,再而推己及人,照顧弱勢團體,這是人性的所在;如果政客要在社區後院內建立垃圾焚化爐,市民的反應當然較政府花錢支助國外難民來得強烈,這就是所謂「國內優先」 (All politics is local) 。

推而廣之,如果政客們能夠做到「加拿大優先」,就是理所當然,否則,外國人如何稱讚,也是徒然,當遇上國內議題時,民意便會逆轉,總理杜魯多在就任的百日內,穿插於國際外交場合,受盡美言,但始終要面對國內挑戰。去年大選前,杜魯多其中一張支票就是改革選舉制度,當時實牙實齒話這是最後一次用簡單多數制選舉聯邦國會議員,但在以多數黨執政後的今天,即表示會食言,在2019年會延續現時的制度;且讓我們留心下一次民意調查結果,如何反映人民的不滿吧。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月就任,即簽署多項行政命令,其中一項是暫時禁止7個伊斯蘭國家人民進入國境,但具有加拿大籍的可得豁免,因為很多都會途經美國再進入加拿大。美國是我們的最大貿易夥伴,亦是北約(NATO)內最堅定盟友,兩國亦擁有全球最長而不設防的邊界線,所以美國亦非常注意本國的安全系統,站在加拿大的利益優先,我們的選擇並不太多,幾乎肯定要互相配合,以表示對盟友支持。但新民主黨國會議員卻提議,加多難民數額以應付此項禁令,這是不切實際的,移民及難民政策是國家的長遠規劃,不能用來反映鄰國的臨時政策,難道若美國在120天後取消禁令,我們又跟隨取消嗎?新民主黨國會議員有將加拿大優先放在心嗎?

言歸經濟,北美大市似在營造短期頂部,但在美國消費及商業信心提高,經濟溫和增長,利率維持不變下,1月份有不錯表現,在考慮1月效應時,定要將大市已上升了一段時間,至少應借勢調整,但卻在大量資金充斥下,再拾級而上,投資者在肯定特朗普的經濟政策。

大家要留意金融系企業,在特朗普當選後曾飈升,之後的獲利回吐並不顯著,但在2月初又開始有追捧,從技術分析角度,又是另一升浪?真的是特朗普盛世!

*本欄內容只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作者並不負任何責任。 江如天 (David Kong)

Read:(閱 讀 全 文)